深夜书店的胡与江机遇和挑战

作者:编辑部日期:

分类:时时彩平台/计划/

深夜书店的机遇与挑战

晚上11点,一名妇女提着行李走进前门的“第一页”书店。新京报记者康佳拍摄

三联桃粉书店三里屯店三里屯水吧提供咖啡、茶等饮料。新京报记者李木易

三联桃粉书店三里屯店晚上仍然很拥挤。新京报记者李木易

晚上,北京慢慢平静下来。有许多人睡不着。有些人决定在书店迎接第一缕阳光。

2014年4月23日“世界阅读日”,三联桃粉书店美术馆开设了北京首家24小时书店,使得深夜阅读成为人们夜生活的新选择。

在过去的五年里,夜店用文字娱乐了在这个城市游荡的人们,一本书安慰了白天被噪音包围的灵魂。

中国的延吉书店、新华书店的华士书店、香山书店、第一页的旧店都加入了24小时连锁书店,并继续为北京的夜店读者做出越来越多的选择。

在2019年世界阅读日前夕,一名记者走访发现,五年后,一些24小时书店最终因各种原因放弃了。这些深夜书店在为读者提供更多元服务的同时,仍然面临着机遇、困境和挑战。

深夜读者

“没想到这里能让我们过夜,还能看书。

北京半夜真的很安静。半夜在北京看书很有趣。"

不再孤独

晚上11点,前门附近的北京广场从一天的喧嚣中退了回来。周边店面关闭后,“第一页”的灯光照亮了周边地区,成为一个容易辨认的地标。

在商店里,一名工作人员低着头,用透明塑料纸聚焦在一个样品书包的封面上。即使有人走进商店,她也不会抬眼。晚上书店里胶带“扎、扎、扎”的声音特别大。

一张长长的白色桌子,周围有八个高凳子,不时有读者在书架上看书。一杯热水、一杯牛奶和一块面包对一些夜间读者来说是必要的。

11点30分,白发苍苍的顾女士开门走进商店。这位住在西郊的57岁妇女坐40分钟的公交车去书店,享受夜晚阅读的宁静。

2018年5月1日,她的女儿第一次把她带到这里。舒适的环境让她立刻喜欢上了它。现在,我女儿结婚了,我儿子大学毕业后搬出去了。她说她患有严重的失眠症。逛完书店后,她感觉好多了,更容易睡着了。尽管她试图买书在家阅读,但结果总是不令人满意。

“如果你白天没空,晚上来吧。时间不固定。”她说她最迟在凌晨2: 00到4: 00入住,如果太晚,她会直接在附近的酒店办理入住手续。因此,参观书店的费用不会很低,但她愿意花钱。“我可能不愿意吃一碗15元的面条,但如果我喜欢,我愿意花钱买它。”

我女儿不在家,但是她经常在她的朋友圈子里推荐一些书。这是她选择的书单。顾女士觉得,因为读书,她更贴近女儿的生活和年轻人。“在我们这个年纪,很多人退休后都会有这种感觉。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他们每天都能学到新东西和新营养。我想我还年轻,有很多可能性。”

与前门的“第一页”相比,三联桃粉书店的三里屯店显然要热闹得多。

凌晨两点钟,书店里20多人大多是年轻人。他们不仅在这里学习、睡觉、做作业和玩游戏,使书店晚上不孤单。记者轻轻地打鼾走上台阶。这三个中年男人要么坐着要么睡觉,蜷缩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本打开的书睡着了。

凌晨三点,薛全伟坐在书店的二楼走廊上,手里拿着华为创始人任郑飞的传记。他做会计,晚上刚和同事吃完晚饭。当大家一起去KTV时,他觉得“无聊”,于是来到书店。

薛全伟的家乡是山西省太原市,去年毕业后来到北京,住在工会附近的一群房客中。租金是每月4000元。经过近一年的工作,他把所有的积蓄都投入到了财务管理中,所以他会密切关注这一领域的一些书籍,发现它们“更有用”。他还阅读朱自清的散文。他在学校的时候喜欢朱自清,认为他的作品非常漂亮。

他说他在这个城市没有很多朋友,他在业余时间玩游戏,“但是时间一去不复返,那会很恶心。”

薛全伟喜欢去书店。因为不管多晚,这里的灯都亮着。这里有很多人。虽然每个人都忙于自己的事情,但他们更活跃。"不管怎样,当我回家的时候,我是一个人,在这里我感到孤独."

[/S2的夜生活/]

晚上11点在花市新华书店,一些顾客分散在各处。进出的顾客打开门,推了进去,然后轻轻地回来关门。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 深夜书店的胡与江机遇和挑战

  • 互动营销世界计划
  • 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入夜的北京慢慢安静下来,难以入眠者不乏其人,有人决定在书店迎来清晨第一缕阳光。2014年

综合门户,更新快,资讯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