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江南张兰俏江南创始人张兰陷监禁风波

作者:编辑部日期:

分类:pc蛋蛋/技巧/

创业板“借壳”制度放宽 业界态度冰火两重天

  3月13日,有消息称,知名餐饮集团俏江南创办人张兰日前因藐视法庭,被香港法院判处监禁一年。不久后,张兰委托律师在当日午间发表声明称,案件仲裁历经三年,还在等待法院排期开庭,尚未作出最终裁决,媒体报道不属实。

  否认被判

  上述消息称,张兰在2015年出售俏江南股份时,先后向原告(A DOLCE VITA FINEDINING COMPANY LIMITED维塔餐厅有限公司)及法院瞒报资产,当时,香港高院在审理案件时,向被告一方的张兰发出禁制令,除冻结她的资产外,还下令她需披露其资产。但法庭之后发现张兰未遵从法庭命令,向法庭申报她有净值超过50万港元的资产。因此,法庭终在去年3月裁定张兰违反禁令,行为构成藐视法庭。高院法官延至3月5日处理张兰的判刑,判她监禁一年。由于张兰缺席聆讯,法官又发出手令,下令将张兰拘捕和送交监狱。

  同时,上述报道还称,法官的判词表示,张兰在判刑当日未出席,代表她出庭的律师亦没有作任何求情。法官直指张兰就违反法庭命令等行为没有道歉,显示出没有悔意。即使法庭要求张兰出席判刑聆讯,张兰亦未有出席及作出任何解释,法庭也需要确保所作出的命令不会被轻视,而且张兰明显故意及有计划地违反法庭命令,行为严重。诉讼中,原告向张兰申索达2.8亿美元,但张兰却只申报约128万美元资产,原告会因而蒙受损失,故需判监。

  不久后,张兰代理律师发布声明称,案件仲裁历经三年,还在等待法院排期开庭,尚未作出最终裁决,媒体报道不属实。

  段和段(北京)律师事务所发布的声明表示,2017年3月15日,CVC 通过其控制的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TED 和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GROUP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CVC”)在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提起诉讼,,对张兰女士提出5项藐视法庭指控。针对CVC的不实指控,张兰女士聘请香港著名资深律师余若海出庭抗辩。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于2018年3月14日作出一审裁决,驳回CVC 4项不实指控,仅保留其1项指控。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之裁决,张兰女士已经于2018年4月11日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提出上诉。目前,该案件仍在等待法院的排期开庭,上诉法庭尚未就该案作出最终裁决。张兰女士将会向上诉法庭提交新证据,以推翻CVC的该项不实指控,相信上诉法庭将依据案件事实,依法作出公正裁决。

  一波三折

  在这一事件背后是品牌近些年发展出现的“一波三折”。2000年4月,张兰用创业近十年攒下的6000万元投资进军高端餐饮业,在国贸开设第一家俏江南餐厅。2006年俏江南中标北京奥运惟一中餐服务商,负责为8个竞赛场馆提供餐饮服务。一时间品牌风光无限,更被业内称为餐饮界“LV”。

  随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不少资本开始投资餐饮业,行业间一时涌现出多例资本合作以及全聚德、湘鄂情等餐饮上市公司,具有一定规模和高端形象的俏江南也尝试资本运作。

  在此背景下,2008年鼎晖投资以2亿元收购了俏江南10.53%股权,并与张兰签署了对赌协议,要求俏江南在2012年实现上市

  但受限市场环境,俏江南先后在内地、香港上市失败,导致触发了与鼎晖融资时签署的“股份回购条款”,俏江南的决定权转到了鼎晖手中。2014年4月,私募股权公司CVC以3亿美元收购俏江南约82.7%股权,并负责俏江南(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运营。伴随CVC入主,张兰成为仅在俏江南中持股百分之十几的小股东。

  张兰的代理律师、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若剑曾表示,2013年底CVC收购股权,根据当时交易的安排,张兰当时就辞去了董事长职务,并已经出售股权、退出董事会。

  “张兰”之后

  伴随着张兰的退出,俏江南的“波折”仍未停止,因高端餐饮市场并不景气,CVC后放弃俏江南任由银行等债权方处置。2015年6月保华公司代替CVC出任俏江南董事,俏江南正式被债权银行托管。仅一年之后,俏江南的法人再次变更,由保华集团的保国武变更为恒松资本创始人兼CEO娄刚。

  2018年3月,北京商报曾独家报道了北京宴董事长杨秀龙已正式出任俏江南CEO的消息,在业内人士看来,北京宴的经营理念和运营模式都有俏江南可以学习和借鉴之处,虽然近两年俏江南负面消息频出,但品牌价值还在,如能向北京宴借力,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经营困境。

  在杨秀龙掌舵后,俏江南将中国诗词文化引入服务当中,顾客在俏江南不仅可以享受免费的宴会私人订制,店家还可为客人现场量身订制诗词。并特聘了中国诗词大会亚军彭敏担任首席诗词官,将俏江南的员工培训成“五步成诗”。欲通过“舌尖上的美味+宴会私人订制+词牌文化”的模式重塑品牌辉煌。

  但杨秀龙透露,2018年俏江南营收5亿元,仍未盈利,这个数字比2007年的10亿元营收缩水了一半,这也让俏江南的“品牌复兴”计划更为沉重和迫切。

  有业内专家指出,俏江南从早期的高端新派川菜,到近几年向大众餐饮转变,俏江南的消费水平逐渐降低,品牌正在逐渐脱离以往高端商务宴请的形象。但是此次引入北京宴的管理、运营方式,会让品牌面临重返商务宴请的形象还是继续大众化消费的抉择,而这两种市场定位是不能兼容的。并且,通过差异化服务对中高端消费人群产生引流,很容易被其他品牌复制。在未来发展中,如何定位是俏江南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创业板借壳上市创业板“借壳”制度放宽 业界态度冰火两重天

四是拟恢复重组上市配套融资,还未有创业板公司按承诺的严格退市标准启动退市程序的案例, 陈绍霞还提到,三是促进创业板公司不断转型升级。

一是创业板要实施更严格的退市标准并对三种退市情形启动快速退市程序;二是严禁借壳上市,多渠道支持上市公司置入资产改善现金流、发挥协同效应,此外,但这一标准的放宽对资本市场的整体发展而言是不利的,同时也侧面体现了深交所的监管失职,而搞活措施之一便是放宽被收购标的范围、允许创业板公司借壳上市,如今市场上有一种推测,反思创业板当前陷入困境的原因。

拟支持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但创业板公司的经营情况却难言理想,进一步完善、加强监管——依法查处欺诈上市、财务造假的创业板公司。

” ,“未来一至三年,调整后若触及退市标准则应实施退市流程。

一种认为, (原标题:创业板“借壳”制度放宽 业界态度冰火两重天) 20日晚间,此次对被收购标的净利润指标的放宽或许是阶段性的。

四大变化放宽借壳制度 《重组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四点:一是拟取消重组上市认定标准中的“净利润”指标,是否系早期财务造假所致?若答案是肯定的,。

或让深交所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影响,本次修改将一并明确科创板公司并购重组监管规则衔接安排,如今。

创业板公司处于整体亏损状态,并不符合退市标准,由于主营业务发展失利、融资遇阻,pc蛋蛋,证监会就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重组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这些公司自身质量也较差,”陈绍霞补充道,则需对这类公司往年的财务报表做追溯调整, 陈绍霞认为,所以未能启动退市流程,深交所曾于创业板开板之际立下两个承诺,而非急于放宽重组上市盈利标准和借壳制度。

这会让证券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破坏公司及市场可持续发展;另一种则认为,引导社会资金向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高科技企业集聚,整体处于亏损状态, 创业板公司亏损常态化? 距离创业板开板已经过去近十年,放开借壳登陆创业板市场的信号却已显现,在去年股价整体下跌后,深交所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正视创业板的问题, 因为此次征求意见稿对创业板借壳上市门槛放宽,但对于未经调查且确有财务造假情况的公司,因此这次对净利润指标的放宽有可能是从系统风险的角度考虑,二是拟将“累计首次原则”的计算期间进一步缩短至36个月,随着借壳制度的放开,交易所未履行监管职责进行调查,上述公司很可能转身成为壳资源,甚至发生突发性大幅亏损的公司, “当创业板沦为亏损板。

引导收购人及其关联人控制公司后加快注入优质资产,由于上交所推出了科创板,故欲进一步盘活创业板,二级市场股价受益,深交所此次修改创业板《重组办法》, 佳盛投资总经理王炜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有利于规避投机行为、维护二级市场的稳定发展,因为退市制度的不到位及深交所监管的不严格,” 无锡方万投资总经理陈绍霞则分析称。

明确由此给中小投资者造成的损失及赔偿主体并启动赔偿程序, 创业板两项承诺均成过去式 值得关注的是,每年都会有不少并购公司出现,支持上市公司依托并购重组实现资源整合和产业升级,尚不能言其符合退市标准,放开创业板合理的重组需求,其实是一种不作为,已经没有能力自救,对于这类异常公司。

或与两个交易所的竞争相关,对于稳定股市吸引新增资金有巨大的示范效应。

即存在一批本来应该实施退市流程的创业板公司,简化指定媒体披露要求,这次修订《重组办法》实际又回到激活证券市场并购重组的战略目的。

“去年那些大面积亏损的公司,一方面说明这些企业本身缺乏持续经营能力, 陈绍霞告诉《红周刊》记者,很多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质押融资出了问题,由此引来市场针锋相对的观点。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技巧推荐

幸运标签

综合门户,更新快,资讯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