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夫妇走进换妻者内心世界:交换可能会是一种沦落

作者:编辑部日期:

分类:pc蛋蛋/软件/

先后“面试”44对夫妻 阿卜杜·哈菲兹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妻子萨尔瓦·赫加兹则是一位学校教师,两人已经结婚


走进换妻者内心世界:交换可能会是一种沦落
 
2006年02月28日18:11 时代信报  
 

  他们在社会规则的夹缝中游走:白天是公务员、企业白领、国企干部,晚上则热衷于一种叫做“交换温柔”的派对,圈外人和媒体将其称为“换妻俱乐部”。

  交换常常以爱情的名义进行,但有时候“交换”也会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沦落”。在得不到预期快乐的时候,它会让参与的双方感到巨大的哀伤和沮丧。

 
 
 
     
 
 

 

  这种中产阶级的内在的精神危机肯定暗含了某些社会问题——他们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信报记者 吴 鹏

  心理学硕士的隐秘生活

  胡应希(音)坚持认为自己和妻子参与的几次性交换行为“对于夫妻生活有着明显的改善作用”,作为一名32岁的心理学硕士,很明显,他对这种“交换”中可能出现的种种心理变动和其对婚姻家庭生活带来的影响应该了然于胸。

  “我们夫妻的感情很好,家庭很和睦。”他面对“互换配偶”行为会不会带来对家庭生活的不良影响时非常肯定地回答,“这只是夫妻婚姻生活的调剂,事实证明我们的夫妻生活在交换后确实得到新鲜刺激,质量得到提高,感情得到巩固。”

  32岁的胡应希在重庆市上清寺一家市级事业单位工作,妻子在位于重庆市七星岗的一家区级事业单位工作,两位都是事业单位的中干,胡还是一位心理学的硕士,他的妻子在大学时的专业是经济管理,按照胡的说法,他们都有“非常良好的职业前景”。

  在网络上的偶然结识,让信报记者稍微走近了胡应希们的隐秘世界。

  在挑选“换友”时,胡一般总会强调的一点是:“我们夫妻是追求生活品质和情趣,讲究修养的人”,他的意思是,想要与他们进行“夫妻互换交友”也应该是同一类型。

  截至到目前,胡和他的妻子已经有了至少两次以上的“夫妻交友”经历。这对中产阶级夫妻只是重庆不少参与“夫妻互换”活动的夫妻中的一对。有迹象表明,以这种流行于欧洲中产阶级家庭聚会中的以“性”为目的而形成的“俱乐部”,在中国城市已经广泛存在。对于那些拥有固定的职业和高收入的中产阶层而言,这样小范围的聚会有自己独有的私密方式,通常出现在高级会所或是事先约定的酒店之中。

  按照在一部2001年韩国拍摄的电影中的叫法,这样的私人聚会可以称作“蝴蝶俱乐部”(club butterfly)。

  在另一部由著名导演李安1997年执导的反映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变迁史的电影《冰风暴》中,这样的聚会还有一个名字,叫做“key party”,来参加聚会的夫妻们将各自的汽车和房门钥匙放在进门处的一个碗中,在离开聚会时会由聚会的组织者召集大家一起来从这个碗中随机摸取钥匙,如果你摸的不是自己先前放入的那把,那么你就需要带上别人的妻子或者丈夫回自己的家过夜。

  当然这样的俱乐部还有一种来自于圈外人的并不被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认可的叫法:换妻俱乐部。“这有些男权主义”,一些俱乐部的负责人或者参与其中的女士们会这么说。

  不管怎么说,在包括重庆在内的很多中国的大城市,在感觉夫妻生活单调乏味的时候,寻找“换友”已经成为了很多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之一种。

  走进换妻者的内心世界

  胡应希在谈到自己之所以开始产生“交换”的想法的原因时说,“是在有了孩子三四年之后,夫妻之间产生的审美疲劳导致了他们的情感生活缺乏激情,”让他们开始认真地考虑这个大胆的想法的。

  双方从事的工作压力都较大,,也是这位心理学硕士解释这一想法起因时列举的因素之一。而在压力和这种厌倦心态的双重驱使之下,夫妻之间哪怕是一点点鸡毛蒜皮的争吵,都可能使他们的婚姻面临崩溃的边缘。

  婚姻是一种承诺,但是性在其间显然并不是占据无足轻重的地位。当这一因素演化成为两个人必须共同面对的危机时,那么按照婚姻的契约,它的解决需要夫妻双方共同承担。

  “我想让妻子体会另一种快乐。”胡应希说。

  但是他们的第一次冒险的经历并没有使他们体验到这种预想中的“快乐”。

  “其实我们第一次并不是很成功,事毕我们甚至抱头痛哭,觉得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好。”胡这样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他记起他们夫妻第一次找到的一对,“对方女的不说话,男的留着平头”。

交换夫妇埃及夫妇创办换妻俱乐部先后面试44对夫妻(2)

  先后“面试”44对夫妻

  阿卜杜·哈菲兹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妻子萨尔瓦·赫加兹则是一位学校教师,两人已经结婚14年,并育有一儿一女。一年前,,他们突然有了同其他夫妻交换伴侣的想法,开始着手举办“换妻俱乐部”。

  他们先是在网络上化名“马各迪”和“塞米拉”,并建立了一个“换妻”网站。为了能吸引到其他夫妻,他们还在一些网络聊天室里发布广告,通常这些聊天室都是和一些阿拉伯黄色网站相链接的。

  很快,他们在网上得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夫妻们的回应。此后,先后“面试”了44对夫妻,见面的地点一般选在开罗市中心热闹嘈杂的咖啡店。他们拒绝了其中的40对,因为这些来面试的“夫妻”无法提供合法婚姻证明,担心这些人可能会走漏风声。

  去年10月,两人在家中举办“换妻”聚会时被警察发现,并随即被捕入狱。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软件推荐

幸运标签

综合门户,更新快,资讯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