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绿色经济带长三角有一条“绿边”,规划专家热议:打造宁

作者:编辑部日期:

分类:pc蛋蛋/软件/

“我想我可能会用一种新的状态,去面对我接下来要走来的路。”——于晓光上周六晚,《我们的师父》节目最后一

  “现在无论从理念上、需求上,还是从产业和生态的基础上,都具备了条件,应该打造宁杭生态经济带。”

  “长三角要成为世界级的城市群,宁杭线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块。长三角一体化需要几个边都一体化,打造宁杭生态经济带正当其时。”

  5月12日,在江苏省城市规划研究会城镇化专委会的年会上,规划专家们热议的焦点落在宁杭生态经济带。

  这里的宁杭生态经济带,指的是由宁杭主要交通通道串联起来的多个县市区,呈西北—东南走向,长约270公里,面积约4.1万平方公里(含部分太湖水域面积),约占江苏、浙江两省国土总面积的19%。

  宁杭线虽然地处我国经济最发达的腹心之地,但在沪宁杭三角中,它是一条传统“弱边”。南京大学教授、博导崔功豪认为,这条“弱边”极有可能通过生态经济路径的选择,在发展品质上实现“弯道超车”。

  “宁杭线有得天独厚的山水生态资源,禀赋突出。从目前长三角的三条边来看,如果说沪宁线是一条金边,沪杭线是一条银边,那么宁杭线就是一条绿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边说到底,是既有金也有银。”崔功豪这样说。

  崔功豪曾荣获过“中国城市规划终身成就奖”,他对宁杭生态经济带的发展建议是,遵循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在保护中发展的总基调,具体包括:发展科技创新产业,推进旅游休闲产业和健康产业,开拓文化创意产业,推动特色农林产品的综合发展,等等。

  无锡市规划院院长鲁晓军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生态经济带是一个更高的追求,这里周边都是发展高地,而宁杭线上有那么丰富的山水资源,自然本底相当好,应该把它们融合起来。换句话说,这一线原本是每个市的边缘、边角料,但从大的区域范围看,它们又组合成了整个经济区域的生态中心,而且是一小时通行能到达的地方,pc蛋蛋,相当于一个大家庭的后花园。

  “我们正进入一个具有新的闲暇伦理观和娱乐道德观的闲暇时代,在一些发达国家,人们有1/3的时间用于休闲娱乐,有1/3的收入用于休闲娱乐,有1/3的土地面积用于休闲娱乐。”南京城理人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绪冬介绍了国外“城市休闲化”的状况。

  在后工业化社会,国民的休闲需求日益增长,而都市空间紧凑,缺乏户外休闲供给,在长三角城市群,更是有巨量的短程周边休闲市场。要满足这个需求,需要发展临近的国家休闲区。在此基础上,陈绪冬提出,在宁杭线上建一个“大慢城国家魅力休闲区”的设想。这个休闲区以茅山山脉为主体,主要涉及溧水、高淳、溧阳、金坛和句容,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这里周边城市环绕,各种特色田园乡村和旅游景区密集,既是区域的绿心,又是县市的边缘,可以整合成国家级魅力片区。

  陈绪冬把这个“大慢城国家魅力休闲区”,与距离旧金山18公里的伯克利山国家休闲区,距离悉尼100公里的蓝山国家公园,距离伦敦400多公里的英格兰湖区国家公园,作了类比分析,令人耳目一新。

  作为宁杭线上重要的节点城市,溧阳、宜兴、溧水、句容等地在生态经济的建设上各有探索。特别是溧阳,从天目湖和南山竹海的旅游,到茶叶节,再到已成网红的一号公路,都运作得非常好,是可圈可点的成功案例。

  江苏省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张鑑说,宁杭带绿色发展的理念是逐步形成的,在2000年,江苏省的规划成果中还没有关注到它;到2004年提出宁杭城市带,这是以发展为前提和中心词的,而真正提出宁杭生态经济带是在2017年。

  “生态经济带一定要坚持生态发展的理念。现在提生态经济,生态和经济哪一个所占比例更重呢?会不会是以生态的名义搞经济呢?会不会挂羊头卖狗肉呢?宁杭带的生态比重相当高,不要老是想着要建什么,要坚定不移地坚持生态发展,要有红线意识和底线意识,在保护和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把生态经济的生态二字落到实处,让生态的比重占得更高。”张鑑这样强调。

  交汇点记者 刘玉琴

我们的师父第三《我们的师父》收官对话于晓光:面对“中年危机”拜师学会很多

“我想我可能会用一种新的状态,去面对我接下来要走来的路。”

——于晓光

我们的师父第三《我们的师父》收官对话于晓光:面对“中年危机”拜师学会很多

上周六晚,《我们的师父》节目最后一位师父王刚压轴亮相,带领GSG拜师团开启了整季节目的收官之旅。作为拜师团中的大师兄,于晓光一直是阳光暖心的温情形象,这也成为了拜师之旅中不可或缺的温暖记忆。值得一提的是,节目组在最后一期节目的录制时,特意邀请了三位行业内的专家学者前来“探班”。中国社科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特聘教授、博士,视频综艺创新研发专家冷凇也当场向GSG抛出了成名之后的人生态度问题。对于这个“终极命题”,即将要迎来“中年危机”的大哥于晓光,有着和其他师弟们不一样的体会和收获。

 

我们的师父第三《我们的师父》收官对话于晓光:面对“中年危机”拜师学会很多

大师兄于晓光遭遇迷茫 成熟稳重并非性格常态

此前,在节目播出的“GSG人生困惑短片”中,大师兄于晓光的困惑就和其他几个师兄弟有所不同。他在短片中表达了“自己有了家庭,有了宝宝之后,想重新出发但是又不敢打破原来的自己”的担忧。虽然身上有着“中华孝子”“暖男大哥”的标签,但是面对“事业和家庭如何平衡”这一“世纪难题”,于晓光似乎一直都不知道该解决。专家冷凇也现场评价大师兄:“他一看就挺会照顾人的那种,就像刚刚倒茶,别人是想不到的,他是肯定能想到。其实是个稳重的孙悟空。”可一整季节目下来,大师兄的画风也悄然发生着变化,观众对他的人物性格也有了新的解读。

回顾整季节目,pc蛋蛋,第一个到达集合地点的于晓光,刚开场便开始领着后来的刘宇宁和董思成,围着雕塑跑圈;和师父张凯丽一起在游乐园突破自我,全程推广中华诗词;在拜见师父蔡澜时成为新晋“团欺”,喜提新称号——“中华漂浮王”;在师父陈冲面前大方秀恩爱,自称“男版慧芳”现场撒娇“没你不行”。通过这些与成熟稳重有着极大反差的搞笑举动,大师兄调皮呆萌可爱的一面,也在了荧幕当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这成为节目的独特看点。

 

我们的师父第三《我们的师父》收官对话于晓光:面对“中年危机”拜师学会很多

“人到中年”继续向前奔跑 拜师过后找到新方向

在专家探班过程中,冷凇也抛出了“人生态度”的问题。于晓光在现场说道“我和冷淞老师是同龄人,快到40岁有了家庭和孩子,正是中年危机的时候。想重新开始又不知该从哪开始,想做很多尝试又不敢打碎原来的自己,后有后辈的追赶,行业又在变化。”但在节目录制将要结束时,大师兄于晓光却有了新的想法。对于节目的结束,他不仅仅只感到开心。之前人生中的迷茫、不确定,也在拜师完成以后收获到的东西就成了一股力量。他也坦言“我想我可能会用一种新的状态,面对我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

 

我们的师父第三《我们的师父》收官对话于晓光:面对“中年危机”拜师学会很多

整季节目,徒弟团先后拜访了七个师父,大家也在七个三天两夜的行程中有了各自的独特感受。对于“拜师”这件事,于晓光说:“在一起学习、生活,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特别大的鼓舞和动力。前辈和我们在一起给了非常多的营养,其实技能上不一定能学到什么,但是我们可以学习到他们对生活、行业点点滴滴的执着,明白他们为什么能在我们心目当中有如此崇高的位置。”这次,在师父王刚家中,于晓光还特意为GSG准备了一幅画,其中还隐含着大哥对GSG的神秘祝福。大师兄精心准备的画,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呢?收官在即,大师兄又会跟GSG说出哪些一直没讲的真心话? 更多精彩,关注湖南卫视本周六(6月15日)晚十点《我的师父》,和GSG一起踏上拜师记的收官之路!


(责编:吴西露、李阔)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软件推荐

幸运标签

综合门户,更新快,资讯全